当前位置:首页>文章中心>深圳MES系统研究院>华为如何进行数字化转型

华为如何进行数字化转型

发布时间:2022-01-23 点击数:299

数字经济已成为世界经济竞争格局的战略高地。2018到2021年期间,全球8300家标杆企业中,全面拥抱数字化的前10%企业,比后25%企业,营收增速快了5倍,而且这个差距在未来还会持续扩大。这意味着数字化转型先行者已经获得了强大的先发优势,加快数字化进程,已成为领先企业实现跨越式发展的必然选择。由一个一个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来组成的产业数字化,也已成为数字经济的主战场。

 

 

 

华为公司高级副总裁、华为中国区总裁鲁勇,讲述华为数字化转型,内容如下:

 

数字化转型关系中国数字经济的成败

国企决定着数字中国的成色

 

 

2018到2021年期间,全球8300家标杆企业中,全面拥抱数字化的前10%企业,比后25%企业,营收增速快了5倍,而且这个差距在未来还会持续扩大。这意味着数字化转型先行者已经获得了强大的先发优势,加快数字化进程,已成为领先企业实现跨越式发展的必然选择。

 

2020年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营业总收入占全国经济总量比例达到62.3%,也一定是数字经济大潮中最重要的主力军。因此,国企的数字化转型,绝不仅仅是自身做强做大的途径,更关系到中国数字经济的成败,也决定着数字中国的成色。

 

数字化转型要热度、要理性

从边缘走向核心,更要稳中求进

 

然而,大象转身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尤其是国企还需要兼顾众多目标,肩负着稳定社会运营、引领科技创新、实现核心科技自立自强、保障业务连续、双碳战略实施主力等重任,需要兼顾经济价值、商业价值、产业价值和社会价值。所以,推动国企数字化转型,也是实现国家发展目标的重要手段,其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 

在大力发展国企数字化转型的大背景下,我们的数字化转型程度仍然较浅,大多数仍停留在信息化阶段,数字化、智能化的价值尚未被充分利用。因此,国企数字化转型不仅要热度,更重要的是保持理性、一步一个脚印扎实前进,从基础信息化,到实现全面信息化和关键业务流程可视化,再到具备全局可视化及分析能力的全面系统化,最终通过AI等技术应用,实现业务管理向全面智能化发展,实现智慧生态化。

 

作为一家员工规模近20万人的全球性制造企业,华为公司和众多央国企有很多相似之处。我们一开始都不是数字原生企业,在数字化转型中面临着很大的挑战。产业链条长,多业态并存;业务遍及全球,对数据可信和一致化的要求高;同时数据复杂、历史包袱重等数字化转型的复杂问题,都决定了不是靠对数字原生企业的简单复制就能完成数字化转型的。

 

华为数字化转型实践:

为什么转?转什么?怎么转?

 

如果说数字化转型要“抓住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”,那么企业数字化转型归根结底是要解决企业的两大问题:成本和效率,并围绕“多打粮食,增加土地肥力”而开展。从2016年开始,华为就明确提出用5年时间完成业务数字化转型,伴随我们转型进程的其实就是三个问题:为什么转、转什么和怎么转:

 

第一,为什么转:数字化转型首先要考虑目标是什么?一定是实现企业主业的成功。华为制定了3大目标,即通过瞄准体验提升,实现客户满意度和营收增长;通过瞄准效率提升,构建核心运营能力;通过瞄准模式创新,促进业务创新以及内外部边界开放重塑。

 

第二,转什么:非数字原生企业的数字化转型绝非实现业务本身的数字化这么简单,而是企业的一次巨大变革,涉及商业模式、运营模式等方方面面的变化,为此,华为公司通过5个转变落地数字化转型战略,包括意识的转变、组织的转变、文化的转变、以及方法的转变和模式的转变。

 

第三:怎么转:华为的数字化转型围绕三大关键要素,首先,对准用户体验统一数字化入口,连接团队、业务、装备、知识;其次,对准业务作业作为转型突破口,业务与IT一体化构建应用;再次,通过打造构建在云上的统一数字平台HIS,沉淀企业公共能力,实现各业务场景灵活调用和共享。

 

应该说,各个企业数字化转型虽各有不同,但又具有共性,瞄准目标,分清重点,架构牵引则尤为关键。

 

如何更好地规划设计以及应用新技术?

 

我相信,每一位实践者,都能体会数字化转型需要关注的方面非常多。虽然技术不能解决数字化转型的所有问题,但历史上没有任何一次产业的大变革,像数字化转型这样如此需要技术的力量。“技术不是万能的,但是没有技术是万万不能的”。无论是国际间的竞争,还是商业间的竞赛,无一不是从技术抓起。只是目前我们还未能充分地利用好技术。那么,我们应该如何更好地利用技术?哪些技术是应该重点关注的?

 

首先,我们要解决如何把物理世界用数字化的方式连接起来。通过5G、光技术等建立广泛的联接与交互,将各种设备、传感器、控制器连接起来,构建起数据上传下达的联接大通道,这就是智能感知与智能联接;

 

其次,如何将汇聚的数据进行集中分析处理,通过云基础设施,以及应用使能、AI使能、数据使能,进行类似大脑的数据分析和智能计算,这就是中间层的智能中枢;

 

第三,如何把技术产生的价值交付给使用者,这就是智慧应用层,它通过联合伙伴打造各种智慧应用,帮助企业重构体验、优化流程、使能创新。

 

稳健创新,华为全力支持数字北京建设

 

那么如何更好地规划设计以及应用新技术?华为基于自身实践,以及帮助客户解决转型中问题的经验,提出了 “智能体”这一数字化转型的技术参考架构,企业可以在架构牵引下,通过场景驱动,小口切入,快速迭代,逐步实现数字化转型从低阶到高阶的跨越。

 

同时,华为公司也将30多年在ICT领域的技术积累、产品解决方案,以及在自身数字化转型中沉淀的技术、工具和经验,以云服务的形式开放出来,为产业赋能。华为一定会一如既往地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,持续投入到技术创新中,为数字化转型奠定扎实的技术基础。

 

北京的国资国企是数字化转型排头兵,也始终走在数字化的前列。华为公司持续用创新技术赋能产业,深度参与了北京各行各业大型企业的数字化转型,在制造、金融、建筑等领域与客户共同打造了多个业界领先实践。

 

在制造业领域,我们与北汽福田全面合作,助力福田汽车以一云、四互联、五智能的理念构建运营操作系统。北汽福田采用“公有云+私有云”的统一云平台部署模式,以云原生技术改造传统应用,实现基础设施利用率提升30%。

 

在金融领域,华为与华夏银行建立联合创新实验室,打造了从底层芯片到上层应用生态均安全可信的金融全栈云,实现业务开发上线时间缩短10倍,应用封装部署时间缩短4倍,有效支撑了银行对于开放及安全可信的要求。

 

在智慧园区领域,华为以自身园区作为试验田,孵化了智慧低碳解决方案,通过人工智能技术,为北京丽泽SOHO实现了科技自立自强、云化开放、安全可靠和高效智能的园区管理,提升设备可用率18%,实现能耗下降10%,成为“双碳”高端科技办公园区的典范。

 

今年7月份,北京市发布了《关于加快建设全球数字经济标杆城市的实施方案》,明确了北京到2030年建设成为全球数字经济标杆城市的目标。9月份,北京市国资委发布了《关于市管企业加快数字化转型的实施意见》,明确了加快数字化转型,推动数字经济与国有经济深度融合,全面提升产业基础能力和产业链现代化水平的工作方向。同时,北京拥有大量国企,2020年北京市属国企资产总额已突破6万亿元大关,是北京数字经济建设的“顶梁柱”,在带动数字化转型领域任务重,责任大。

 

华为愿意持续发挥在技术创新、产业建设、融合应用等领域的全面能力,与北京的企业及伙伴一起,共同肩负起数字化转型的历史使命,迈出深化数字化转型的扎实脚步,稳中求进,进而有为!